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双胞胎姊弟

时间:2018-08-09
因为从小就一直朝夕相处,从来没有什么隔阂或是代沟的问题--当然,也许这样说很奇怪,但是年龄相信的手足间并不代表感情就一定会很好,而我和弟弟的感情却一直非常融洽。
在上高中后,因为弟弟选择了住校制的高中,所以我和弟弟有整整三年的时间都没有好好在一起聚过,在这三年中,弟弟的变化很大。
不仅身高从略高我个头的一六五,一路爬升到高我两个头还要多的一八七,连原本和我相似中性五官,也因为青春期成长的关係变得男性化起来。
虽然每次弟弟寒暑假等节日回来时,我都会吃惊于他的变化,但是弟弟离开我身边以后,每一次回来都会对我表现得比以前更加的讨好、甚至有种类似长辈宠爱疼腻的感觉,一开始我有些不满,因为以前出去人家都会说我们姊弟俩好像好可爱,后来出门每个人不是对弟弟说你「妹妹」很可爱就是妳「女朋友」很可爱,而弟弟遇到前者通常都会否认,说我不是他妹妹,遇到后者却只是笑笑,从来不解释可是随着弟弟不再和我因为一些小事吵架,总是表现出温和包容的态度,我也渐渐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弟弟有意无意间流露出的宠溺,甚至于很享受这种感觉。
而我和弟弟的第一次,是发生在我们十九岁时,一个雷雨交夹的颱风天。
那天,正好是弟弟高中的结业式完第三天,他已经搬回家住,晚上,我们各自洗完澡以后,却一起上床睡觉;本来我们在上国中以后,爸妈就帮我们準备了两个房间,不过我们还是常常睡在一起--特别是下雨天有打雷的时候,就算我没有去找弟弟,他也会主动过来找我,因为他知道我很害怕打雷。
于是,就在那个颱风天的前夕,我们刚洗完澡,各自穿了简单的内衣,就一起躺在床上搂着睡觉。
到了半夜,风雨逐渐加大,我被雷声吓醒,不由自主的搂紧了弟弟,他被我搂得死紧,几乎喘不过气,没一分钟就不禁无奈的清醒,像小时候一样吻着我的脸颊和额头安抚我。
「好了,没事,有我在妳旁边不是吗?」他才刚说完,轰隆的一道响雷又炸了开来,我不禁噫呜一声,恨不得将自己完全缩进弟弟怀中,我真的恨死打雷了!「真是的……」弟弟看我怕成这样,既不耐又有些无奈的起身,将我整个人打横抱在怀里安抚着。
「好啦……小薰最乖了!不怕不怕喔!」「喂!我好歹也是你姊姊吧!怎么说得好像我是才九岁的小鬼头一样!而且--谁準你叫我小薰了?」本来我很安心的紧紧依偎着弟弟,听到他居然说出这种哄小孩子的话,不禁一如往常般的擡头抗议。
「不然妳说有几个十九岁的人还会怕打雷的?」弟弟一脸痞样的说着,还故意拍了拍我的头。
「卫青衣你--!」我恨恨的瞪着弟弟,气不过的就往他胸口咬去,弟弟怪叫一声,往后倒去,我得理不饶人,坐在他身上就拼命的咬,也不管弟弟怎么怪叫或是扭动挣扎,直到他似乎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够了!」--我的世界突然一阵天旋地转,陷入一片黑暗。
「妳咬够了没?」弟弟不知何时竟然将我压制在他身下,表情严肃的盯着我。
看着他那略含深意的眼神,加上弟弟从唸高中以后就再也没有和我吵过架,甚至是和我大声说话过,却因为我咬了他而生气,让我不禁有些瑟缩起来。
「妳知不知道妳刚刚那样对一个男生来说很危险?」弟弟皱着眉,表情似乎很不悦,但是语气却偏偏很温柔。
看我还愣愣的没反应过来,他叹口气,将下半身往下压,我立刻感觉到某个带着惊人热气的坚挺仅贴着我的私处,脸上不由瞬间发烫起来!我不晓得该怎么反应,只好尴尬的说:「对、对不起……」「知道错了就好,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弟弟一副受不了的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翻身又将我打横抱在怀中,一副老大口吻的教训说:「要知道,如果我不是妳弟,妳现在恐怕早就被人吞了妳!」见我脸都红到脖子去了,全身也紧绷的像什么一样,他又问:「吓到了?如果妳开始觉得我们不小了,该避嫌的话,我回房间妳自己睡怎样?」他刚说完,一道雷声又轰隆隆的响起,这种时候我当然不可能为了这种「小事」让他回自己房间睡了!所以我只好连忙摇头,赶快抱紧弟弟,以免被他落跑。
「那妳还要继续睡吗?」弟弟背对着我,握住我的手问。
「要要要……!」我当然是说要啦!雷雨那么大!「可是现在雷声那么大,妳睡得着吗?」弟弟回过头,一脸怀疑。
以前这种天气我都是缠着他不睡觉直到雷雨停止或是天亮,现在我说要睡,他当然奇怪了。
这种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根本不晓得自己已经上了大当,只是将弟弟硬拖回床上,然后缩在他旁边躺着装睡;当然,没多久我就后悔了!在雷声渐渐变小,我也鬆懈的渐渐进入梦乡时,从背后搂着我的弟弟却突然低头啜起我的耳垂来!刚开始因为我已经半梦半醒睡得有些迷糊了,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奇怪兼不解的挣扎着,直到弟弟大胆的将左手伸进我的内衣,开始搓揉我的乳房我才吓醒过来。
「青衣!你在做什么?」我感觉到弟弟正在对我做的事情,睡意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连忙开始拼命挣扎,但凭我娇小的身材怎么可能拼得过弟弟那从小锻鍊的力气呢?「嘘--别乱动,不然我一不小心会弄痛妳的。」
弟弟一面含弄着我的耳垂,一面在我耳边吹着气镇定的安抚,说完,连原本让我枕着的右手也开始往下移动,隔着内裤刮着我的私处,我不禁尖叫起来:「青衣!你到底在做什么!快住手!你疯……唔!」弟弟显然并不想听我啰唆,十分熟练的用左手扣住我的下巴让我转头,右手微一使力,就让我从侧躺着姿势变成和他平行的姿势。
他轻鬆的用舌头挑开我的唇,和我的舌头搅在一块!他就这样一面吻着我,一面用左手搓揉我的胸部,他的右手则已经伸进内裤中,用拇指和无名指拨开我的阴唇,食指和中指则灵活的挑弄着我的珍珠。
「嗯嗯!啊……不要……」我挣扎着,想摆脱弟弟的控制,但力气不如人,所以虽然我摆脱了弟弟的舌吻,却还是只能一面哀求着,一面颤抖着身体任弟弟摆弄爱抚着。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弟弟从国中开始就已经意识到对我的感情,而那个颱风天则是他等待许久的机会!「嘘!嘘--别哭!没事……没事!别怕,抱着我,相信我……去感觉我的动作……」好一会后,在弟弟发现到他右手所挑逗好一会的蜜穴仍然十分乾涩,便停止继续挑逗我,开始再度安抚我,然后将开始啜泣着背身过去的我翻过身来,让我平躺在他身下。
他将我的双手拉起,放在他的肩上后,俯下身,细吻着我的耳珠、耳骨、耳背、脖子、锁骨,然后将我的内衣螁去,右手捧着我的乳房,轻轻含住我的蓓蕾,细细的用舌头不断挑弄着,双手则不断各自搓揉着我的双乳。
感觉弟弟动作的我不由地惊叫着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感觉被弟弟抚摸吸啜的部份彷彿被电到一样,酥酥麻麻的,原本抗拒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放鬆下来。
「薰……」不知过了多久,在我开始不由自主的随着弟弟的动作发出娇喘呻吟时,弟弟擡起头,轻唤着我的名字,和我有部份相似的脸带着些微的压抑,左手拉下我的内裤,右手则再度放到我的私处挑弄着我的蜜穴,这次可以听到很明显的水声,让我不禁瞬间羞红了脸,又开始再度挣扎。
弟弟则轻鬆的用左手扣住我的双手,再度轻唤着我的名字,然后说:「我喜欢妳……从小就一直一直喜欢妳!即使到我懂事了,我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其他的异性,只看着妳、想着妳、我只喜欢妳、想要妳!妳呢?和我一样吗?给我好吗?」弟弟一面向我告白,一面将沾满我分泌物的手指试探性伸入我的蜜穴中,缓缓的抽动着。
据他事后所说,这招叫做「色诱」法。
「嗯!啊……我不、不知道,我从来……啊!嗯嗯……我……没有想过这种事!」我无助着呻吟着,感觉弟弟的手指从一根变成两根,并且从浅入深,连抽动的速度也变快后,我的蜜穴似乎也发烫起来,并且随着弟弟的动作,感觉阵阵的酥麻不断从下半身蔓延到全身来,让我浑身酸软无力。
「那妳现在想呢?」弟弟低声的问。
看我已经无力反抗,只能任他摆布的样子,弟弟一面抽出我穴中的右手手指,转而轻轻柔捏着我的珍珠,一面继续用左手搓揉我的乳房,然后继续哄骗问:「薰……妳喜欢我吗?愿意给我吗?」他移动身体,用他的腿分开我的腿,我立刻感觉到有某个炙热的东西顶住我的蜜穴入口,并且不停的滑弄着。
我不是傻瓜,当然明白那是什么,也明白弟弟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是我脑中却一片混乱,完全无法思考。
「薰……我好喜欢妳!我爱妳……给我好……嗯……啊!」弟弟俯身在我耳边轻喃着,在他不小心滑动的太用力,我感觉他似乎有进来一点时,原本突然变得霸气的他却发出一声有些脆弱的闷哼,原本感觉十分虚弱无力的我不禁惊讶地转头看他,却看见一张似乎饱受折磨的无辜表情,一时心软,我竟然就这么点了头,在迷迷糊糊中就让弟弟给得逞了!弟弟一见我点头,立刻起身俐落地擡起我的双腿放在他腰间,并用我最心爱的爱心小抱枕垫住我的腰,然后将早已经沾满我分泌爱液的坚挺对準我的蜜穴,一浅二进的轻轻抽动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没有交过任何男友、骑脚踏车没受过伤、没有做过任何激烈运动,除了弟弟也没有任何经验,但是却没有处女膜,所以在我因为觉得弟弟这样缓缓抽动进入的方式带来的酸涩感感到不适,而情不自禁扭动身体,让已经忍不太住的弟弟一时冲动,一挺腰,就深深埋入我体内,发出一声低吼时,我却没有想像中那样的剧痛,反而感到一阵更大的酸意与酥麻感,让我忍不住将身体蜷起来。
只希望能让那样难过陌生的感觉减轻些!「对不起!对不起!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弟弟以为他太粗鲁了让我痛不欲生,连忙柔声道歉安抚着,并且又花了比进入前更长的时间来爱抚我,直到我再度情不自禁的扭动起来,他才小心翼翼的抽动起来,并且还不忘问我是否会感到不适?我一面娇喘着,一面辛苦的忍着不发出呻吟,将我的感觉告诉他,他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叫我用腿夹紧他的腰以后,便开始加快了摆动的速度。
「啊!嗯嗯……嗯……不!不要这样!啊……」随着弟弟突然加快的抽动速度,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呻吟起来,同时感觉下半身的酸意与酥麻感更是一波接一波的阵阵蔓延着全身,让我不禁犹如攀住溺水浮木般的紧紧用四肢攀着弟弟,没想到没过一会,弟弟就拨开我的手脚,将我的腿架到他的肩上,然后更快速猛烈的抽动起来!「不要!啊!啊啊……你这样我感觉好难过……嗯!啊……。」
我忍不住伸手想要推开弟弟,却被他制住,将我的手固定在头顶上,我只好一面呻吟着一面无助的哀求:「青衣,你快停下来……呜……拜託你!这样不行啦……啊!不要……嗯!嗯!」「嘘--别哭,妳再忍一下!没事的,相信我,感觉那种快感,感觉我在妳体内的感觉……」弟弟一面喘着气安抚我,一面更用力的摆动他的腰部抽动着。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他那里似乎愈来愈大,让我感觉浑身都很酸很酥,但手脚都被他制着也无法反抗,只能任他摆布。
但是当我听弟弟的话感觉他在我蜜穴抽动的感觉,不晓得为何?我却感觉自己眼前逐渐发黑,同时在我能分辨出弟弟抽动时的动作,比如他进入我多深,退出时到哪里等的感觉时,我却感到整个阴道突然一阵剧烈的筋銮,脑中一面空白,就昏了过去。
当我清醒时,弟弟一脸紧张的望着我,不敢肯定的喊着我的名字,我虚弱的问他我怎么了,他说我因为高潮所以昏过去了,然后又挺了挺腰,我才发现原来弟弟还停在我体内,并且在我的体内又硬了起来!「你……你怎么……」我轻捶着弟弟,一时不晓得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才好。
最后感觉到弟弟又开始对我上下其手,我才忍不住疑惑问:「难、难道你还要吗?」「没办法,刚刚看妳尖叫一声突然就昏过去了,我以为妳怎么了,本来快结束了,被妳昏过去的样子吓到,所以……」看着弟弟一脸暧昧的表情,原本还有些迷糊的我不禁又脸红起来,原来弟弟会停在我体内是因为看我昏过去,本来快要出来了,一紧张,立刻软了一半,直到我清醒过来,看着我羞涩的脸,他才又重新振作起来。
「可、可是……」我一脸为难的看着弟弟,不晓得该怎么和他说,刚刚才高潮完的我,现在只觉得四肢都酸软酥麻,浑身都提不起劲来,根本无法配合他。
「我知道妳是第一次,不太舒服,可是只要一下就好了!我保证我会尽量快一点的……」弟弟的手又开始不安分的搓揉着我的双乳,并且缓缓的抽动着,这对刚刚才高潮完,仍然十分敏感的我来说实在太过刺激,我一面克制着呻吟的声音,一面连忙想推开弟弟,但弟弟却俯下身来,一手继续揉捏着我的乳房,另一手则移向我们两人交何处那正敏感的珍珠搓揉着,让我不由自主的浑身轻颤起来!弟弟就这样磨蹭了好一会后,才一面含着我的耳珠一面在我耳边轻吐着气问:「薰……好不好?为了我再忍耐一下好吗?」「不要,我觉得我现在全身都在发酸,好难过……」没让我说完,弟弟突然重重的抽动了几下,让我不由地呻吟出来:「嗯!嗯嗯……。」
弟弟打铁趁热,一面深入浅出的缓缓抽动着一面诱惑问:「怎样?会痛吗?这样可以吗?」「啊!嗯……不……不行啦!你这样子……我觉得好酸……嗯嗯!」我无助的呻吟着,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摆脱弟弟的箝制,但这样子似乎却给弟弟带来很大的刺激,让他在低吼一声忍不住快速又再度快速抽动了几下,然后闷哼了一声,又继续回到原本的速度,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弟弟的力道愈来愈大,我也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已经开始微微的抽缩起来,那股本来已经消失的莫名酸意与酥麻感也再度阵阵轻漾起来。
「薰……给我!」弟弟吻着我的脸颊与嘴唇,我可以感觉到他正在喘气,身体也微微颤抖着,因为害羞,所以我只有忍耐着不敢发出呻吟,闷哼着点头,而得到我同意的弟弟则立刻将我的双腿再度擡上他的肩膀,然后三浅一深的抽动起来。
「噢哦!嗯!嗯嗯……啊!」随着弟弟加快的速度与力道,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
可能是因为有高潮过的关係,现在弟弟不论怎么动作我都十分敏感,连弟弟的坚挺是怎样在我体内抽动着,他的龟头是怎样刮弄着我的阴道都感觉的十分清楚。
「薰,妳好美……虽然是用这种方式占有妳,但我是真的好喜欢妳……」弟弟在我耳边低喃着什么,我已经听不太清楚,因为随着他愈来愈快、愈来愈深入的抽动,我也开始逐渐迈向第二次的高潮,意识已经逐渐模糊,只知道最后弟弟在低吼着用力顶了我十来下后,有一股暖流在我子宫内蔓延开来,我也同时感到一阵筋栾,再度昏了过去……第二天,当我醒来,转过头就看见身边搂着我的弟弟正癡癡的看着我笑。
见我醒了,他一如往常地低头吻了我的额头,却说:「薰,妳好可爱,好美!」一开始我仍有些迷糊,不懂弟弟怎会突然这样说,但在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后,我立刻感觉到脸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无法制止心中那股莫名羞愧的我连忙挣扎着起身想要逃离弟弟的拥抱,他却轻鬆的从背后将我搂了回来,将我抱在他的大腿上,双手环着我的腰在我耳旁说:「薰,妳跑不掉了!现在才害羞来不及了!」「你……我……!」被弟弟这样一说,我感觉脸更烫了,不晓得该说什么。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虽然我并没有被强姦或是被侵犯的羞辱感,但是以前从未特别去意识过的道德感却突然在心底膨胀起来,让我感到羞愧莫名!怎么会和双胞胎的亲弟弟做出这种事情?「嘘!别想那么多了!」弟弟似乎知道我心里的感受,便将我放开,让不知何时已经被清过身体换上衣服的我坐在床边,然后紧紧拥着我,低声说:「我知道妳在想什么!其实之前我发现到自己对妳的感情时,也是挣扎了很久……」吻我的脸。
「但是我依然想要妳、想爱妳、想和妳一直在一起!」弟弟亲了亲我的脸颊,微微颤抖的双手捧住我的脸,有些激动的说:「如果,妳真的不能接受我爱妳,甚至是我们曾发生过关係,那我可以这辈子都不再出现在妳眼前!所以……请妳先别否定我对妳的感情……仔细想想好吗?我……我真的很爱妳……从很小就开始爱妳……」弟弟开始向我表白他对我的感情,说完后,他将头埋在我怀里,接着,我听到他发出了轻微的啜泣声,放在他宽厚背上的手也可以感觉出他正在颤抖,在那一刻,我忽然有了真实感。
在感情的路上,弟弟显然比我超前太多。
从小,弟弟就对我有一种莫名的佔有欲和依赖感,只要我和别人太亲近,他就会不高兴,但那时我们都只当作是因为双胞胎不喜欢分开的关係,直到国中我仍懵懂的时期,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对我不寻常的感情,而在高中时选择住校,希望能藉由时间与距离来沖淡这种感觉,却发现反而让他对我的感情因为思念而更加不可收拾!弟弟说他痛苦挣扎了很久,到最后,他终于能完全接受自己对我的感情时,表现出来的就是他对我那种超越手足的包容与忍让宠溺。
他说,他很爱我,也爱我很久。
他明白自己的感情在世俗的道德规範中是不应该的,但是他实在无法就此放弃,依然在挣扎后选择勇敢的爱。
弟弟说,他原本希望藉由包容我宠溺我的方式来,让我渐渐习惯被他呵护,然后再慢慢意识到他对我的感情,但昨晚却一时忍不住冲动而佔有了我,让他很后悔,希望我不要因此就排斥他,给他时间和机会让我接受他,也许我以后会爱上别人,但是在那之前,请我先让他好好爱我……眼泪一滴滴的滚落我的脸颊,我吸了吸鼻子,俯身抱住依然在颤抖着的弟弟,在发现他以往成熟体贴与包容忍让的背后,竟然是那样深切的不安与期盼后,不晓得为什么,醒来之后对于发生一切的不真实感,突然真实起来;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打从心底接受了弟弟,从那次之后,我们就像一般的情侣一样相处。
我们会亲嘴、爱抚对方。
而弟弟一直对我很好我们在一起已经快要十年了,弟弟一直遵守着当初的承诺,用他的一切来爱我,呵护我……虽然因为姊弟的身分不能结婚,但我想,也没有必要非得用那张薄薄的证书来证明弟弟对我的疼爱与宠溺,我相信他一辈子都不会变心,也相信我们会一辈子一直在一起……生为同胎,死亦同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