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少年阿宾 第49章 抵充

时间:2018-07-09
「好美啊!」钰慧说。
  钰慧随着肥猪,骑车来到白沙。这个小渔村叫做小赤村,肥猪的亲戚住在村落的边边上,见到他带着女伴来,真是好生热情,细细款待,儘管肥猪和钰慧一再声明,晚餐已经用过了,而且很饱,亲戚还是茶饼糕果摆满桌子,不断着劝着,肥猪和钰慧难于拒绝,于是吃得直不起腰。
  肥猪知道亲戚明天一早定当还有海上事头要干,不方便久扰。又听说恐怕有颱风会逼近,可是今天白天都没听锺小姐提起,不知道她晓不晓得这消息,明日预定的出海行程该当如何,有点担心起来,冲过几壶老人茶之后,便要起身告辞。
  乡下人好客,定要留他们在家里过夜,肥猪和钰慧连忙推却,说好说歹,才脱身告别而出,跨上摩托车準备往马公回来。
  摩托车转过异前的小庙,眼前便是一穹绵密闪烁的星空,深邃幽远。
  「好美啊!」钰慧又说。
  肥猪将摩托车停下来,俩人坐到庙前的石阶上,钰慧仰着小脸瞻顾着,肥猪则是望着她俏美的脸庞,俩人都看得癡了。
  「好漂亮,好宁静啊!」钰慧说。
  「你也是。」肥猪说。
  钰慧对她笑了笑。
  「会不会可惜身旁的人是我。」肥猪低着头说。
  「你……你也很好啊!」钰慧说:「其实你真的是个好人。」
  「哦?那你嫁给我。」肥猪打蛇随棍上。
  「我可不一定要嫁给好人啊!」钰慧聪黠的说。
  「唔……,那我会变坏哦……」肥猪露出狰狞的面目。
  「你不会的。」钰慧说:「你答应过不欺负我,你是个有信用的人。」
  肥猪有点儿洩气,埋怨起做人干嘛要守信用。钰慧笑着挽住他的臂弯,倚到他肩上,继续了望星空。肥猪歎了口气,只好呆坐着当他的正人君子。
  「天空这么乾净,」肥猪说:「我猜颱风是真的。」
  「那我们最好赶快回去跟大家讲。」钰慧说。
  他们再度乘上摩托车,向市街驰来。
  回到饭店,他们去找文强,却在他房间扑个空,肥猪想了一下,便告诉钰慧先送她回去休息。
  钰慧和淑华一间房,来到门口,淑华正好打开房门。
  「哟……」淑华斜着眼看她们:「你们回来了……嗯?还手挽着手?」
  钰慧红了脸,赶快放开肥猪说:「他只是送我回来。」
  「是吗?」淑华转身走回房里,钰慧和肥猪也都进去,肥猪顺手带上门。
  「哇!」肥猪一看房里天翻地覆的景像,说:「你们一定是刚打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淑华说:「一群人才走没五分钟,说要出去吃宵夜,你们要再晚回来,我也要寻去了。嘻嘻,那也看不到你们这么亲蜜的场面了。」
  「我们哪有什么亲蜜!」钰慧急了:「你别胡说。」
  「是吗?」淑华走过来揽着钰慧的腰说:「我检查看看……」
  淑华说完就弯下腰,摸进钰慧的裙子里,钰慧这时穿的是一件吊带背心裙,她急忙后退,骂说:「三八鬼,肥猪在这里你别胡闹。」
  「嘻嘻,不让检查没关係,」淑华还在笑着:「我说给大家去判断好了,嘻嘻,肥猪,你艳福不浅哪!」
  「是啊!」肥猪一把拉住她,从背后将她拥进怀里说:「像这样,的确是艳福不浅。」
  「啊呀,死肥猪,快放开我。」淑华惊慌起来。
  肥猪将她抱得紧紧的,还在她腰间乱摸:「你说要去跟大家说什么啊?」
  「说……说……」淑华挣脱不开,认输了:「什么都不说……」
  「是吗?」肥猪低头闻着她的髮香:「我可以得到什么保证?」
  钰慧也来说情:「肥猪,我和淑华那么要好,她开玩笑的,你放开她。」
  「不!」肥猪说:「有时候,有人会说溜嘴。」
  淑华连忙向肥猪表示绝对不会,肥猪说:「我觉得必须帮你加强一下决心。」
  「譬如说怎样加强?」淑华担心的问。
  「譬如说……」他咬上淑华的耳朵,淑华怕他真咬痛她,一动不敢动,肥猪说:「钰慧,你现在也有看到,和我亲热要好的是淑华对不对?」
  他这一轮话直呵得淑华双腿发软,钰慧忙笑着打圆场,说别闹了,肥猪却认真的舔起淑华的耳壳,淑华被那钻入头皮的麻痒声响搞到耸肩缩脖,她吃吃的笑起,讨饶说:「好肥猪,我不敢了啦,求求你嘛……」
  她不说话还好,一撒娇央求,肥猪被她那骚腻的声音哄得心火都上来了,他将舌尖钻进她耳朵之中,淑华连叫:「不要……不要……不要……」
  钰慧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肥猪的大手在淑华的腰间四处探索,嘴巴从她的耳朵移到面颊,变成在吻她了。
  「肥猪……不要……」淑华摇着头,却躲不掉。
  肥猪的手掌向上漫移,淑华边扭动身体,边用双手来阻挡。肥猪并不躁进,和她纠缠在一起,乾脆玩起她的小手来了,淑华一个分心,被肥猪穿越过防线,一下子双乳都落入他的掌握之中。
  淑华穿着一件短袖的家居服,充当睡衣用,肥猪入手之后,觉得满掌温润软滑,便在她耳边说:「好啊,连内衣都没穿。」
  淑华因为乳房被他握住,越挣动就越会摩擦,她只好停下来,可怜的说:「放过我嘛……肥猪……」
  「转头过来。」肥猪说。
  淑华转头过去,肥猪欺下脑袋,吻上她的嘴,淑华厌恶的绉紧眉头,怕沾上他的一嘴油腻。
  没想到肥猪却很温柔,驯驯地将她的香唇上下都啄了啄,然后浅含细品着,他很有耐心,沿着淑华的唇缘咂了两圈。淑华发现肥猪并没有想像中的嫌憎,她偷偷睁开眼睛,发现肥猪也正在看他,眼中满溢着温情,淑华一时糊涂,把小嘴儿张开,肥猪的舌头便轻易的伸进她的齿间,一探一探的挑逗着,同时他的两手中指像蜜蜂那样在淑华的一对蓓蕾尖上采着,淑华官能上的刺激不断地扬升,终于忍受不住,将舌头递给肥猪吸吮着,闷闷的「嗯哼」起来。
  钰慧面临奇怪的局面变化,傻在当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不出方法来劝阻肥猪,只能在一旁乾着急,后来听见淑华居然哼出声音,又转担忧为讶异了。
  淑华手上的推诿已经停止,仅仅是覆抓在肥猪的腕上,任凭他时而强捏时而轻揉,她挺起胸膛,迎接他的爱抚,两颗小小的豆豆,勇敢的浮立着,使得家居服也突出了两点。
  肥猪将淑华拖抱过来,倒卧到床上,淑华才「噫」的一声,头脑清醒了少些,又再度扭身挣动,嘴中长长地念着「不要……」,手上的力气却明显小很多,几番做作,俩人又热烈的吻在一起。
  「我……我出去好了。」钰慧偏着头想走。
  「别出去!」肥猪连忙说。
  「别走……钰慧……」淑华说:「救救我……」
  「可是……可是你们……我……我……」钰慧嘟着嘴。
  「你看电视好了,」肥猪手已经伸到淑华的裙里,他说:「千万别出去。」
  「哦……不要,不要……」这次淑华恐惧起来:「肥猪……别摸进来……哦……拜託……啊……」
  肥猪摸到他想摸的地方,淑华抵挡不住,又觉得阵阵快感,咬着牙死撑着,肥猪说:「钰慧,你来坐淑华旁边。」
  钰慧听话地斜坐到床缘,淑华像溺水者一样的紧抓着她的手求救,然而钰慧也爱莫能助,肥猪正隔着内裤在淑华流奶与蜜的江南地上爱怜着,她哀求要他停下来,但同时,她也殷殷期盼,渴望他继续下去,淑华真是又害怕又喜欢又害羞,上身左右翻覆不停,钰慧将她搂过来让她枕在腿上,她「哦哦」的沉吟,显然春情已动。
  肥猪拉高她的家居服,露出少女可爱的淡蓝色圆点内裤,他将脸伏在淑华的腰间,到处乱吻着,淑华被痒得「吃吃」地笑起来,肥猪将摸在她私处的手指伸进内裤里,那儿有一些潮湿的分泌,他沾着那些液体,在淑华娇嫩的粉肉上涂来涂去。
  淑华乾脆快乐的啊叫出来,将钰慧的手牢牢执住,屈开双腿,欢迎肥猪的到访。肥猪摸着她那又软又滑的夹缝,闻着她幽幽的体香,阳具早是又硬又痛,但是他仍旧专心地在淑华身上下功夫,好让她体内的无名火越烧越旺。
  「啊,淑华,」肥猪讚美的说:「你全身大概是肚脐最漂亮。」
  「你……你胡说,」淑华不服气:「人家……嗯……全身都很……漂亮……」
  「是吗?」肥猪说:「我瞧瞧……」
  肥猪将她的家居服往上一直捋到腋下,便看见了她那双青春逼人、浑圆弹手的乳房,肥猪正面跪着伏到淑华身上,一手一个,揉完了搓,搓完了捏,淑华「唔……唔……」的歎着,辛苦的说:「你……好重啊……」
  钰慧忍不住噗嗤一笑,淑华就骂起来了:「臭丫头……笑什么?……嗯……嗯……真的好重啊……压扁扁了……」
  肥猪伸出舌头在她的乳尖上多舔了两下,然后撑起身体,将自己的外衣外裤脱去,淑华恐惧的说:「你……你……你要做什么?」
  肥猪说:「你说呢?」
  「不要……」淑华说。
  肥猪低下腰要来脱她的三角裤,淑华赶紧提着裤头,肥猪执意要脱,淑华扭动身体闪躲,甚至翻过身来反趴着,想要保护自己,却偏偏更方便了肥猪的企图。他轻易地将她的小内裤拉褪到屁股下,露出她又翘又结实的小屁股,那上头幼细的肌肤,肥猪看得都快失心疯了,他用双手在淑华左右的肥肉上都用力掐了一下,掐得淑华酸痒无比,「呵呵」的唤着。
  肥猪将淑华的腰枝向上捧起,淑华以为她要干她了,惊慌无助的攀向钰慧,紧紧揽着钰慧的颈子,双腿却已经被肥猪架跪起来,她的身体横挂在钰慧肩上,后头门户大开,已成肥猪囊中之物。肥猪还是很从容,他只轻轻地在淑华屁股上摸来摸去,久久没有进一步的侵扰,淑华才渐渐不那么担心。
  但是肥猪奇招很多,他还是开始出击了。
  他左手沿着淑华的屁股沟,先摸到她的肛门周围,淑华再度紧张得不得了,可是他并没多作停留,一滑就过去,淑华才既安心又失望,肥猪的食指越过旱地,首先接触着小肉唇的最下端,那里形成一度缺口,黏黏软软,他指尖带着指身,戳?着磨过淑华半闭的门户,淑华发不出声来,只能不住湍急的湿喘。
  肥猪看着她的小蛮腰,她因为短促的呼吸在隐约蠕动,这曲线是那么细腻、那么光滑、那么可爱,他弯下身体,在她的腰眼上吻着。淑华则和钰慧交颈相拥,耳鬓厮磨,满面都是愉悦表情。
  肥猪的手还在往前滑,手掌、小臂都陆续地切磨过她的穴儿口,淑华原先的水份不减反增,将他的手臂都擦的油亮亮的,最后他伸前托到淑华的胸脯上,就停在那里,一边用手掌玩耍着她的乳房,一边用上臂撮动着她的阴唇,弄得淑华万蚁啮心,淋痒不堪。
  淑华原本和钰慧脸贴着脸,这当下意乱情迷,居然缠着钰慧在她粉腮上乱亲,钰慧被她的激情所感洩,不闪不避,斜着头让她去吻,淑华啜了一阵,慢慢吻到她唇上去,俩个可爱的美人儿于是嘴对着嘴,小舌相勾,深吻不已。
  肥猪牵起淑华的手,伸放进入他的内裤里头,去抚摸他那火热坚硬的命根子。淑华张手一握,Size不小,还烫滚滚硬梆梆,便捉着它上下摞了几下,肥猪的龟头又暖又大,抵着她的腕臂内侧让她觉得好温馨,她放开钰慧的嘴儿,回头看了肥猪一眼,却发现肥猪是在盯着钰慧瞧,她醋意横生,忘了几分钟前还在扭拧挣扎,回身将肥猪搂住,把他一起扯跌到床上,扶着他的脸说:「看我……看我……别看她……」
  肥猪看着淑华,当然不能否认这小骚货的确也是个迷人尤物,他用手理了理她前额的秀髮,把她从眉心吻到鼻尖,淑华才满意的笑了,肥猪重重压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一种紧迫的美感。她伸手到肥猪胯间,拉开他内裤的裤头,找到阳具掏出来拿着,引导它的前端触在水源头,轻轻的摇动磨擦。
  「肥猪……爱我……」淑华说。
  「你叫我什么?」肥猪问她。
  「亲爱的……爱我……」她说。
  肥猪将大龟头向她身体里面刺进一点点,淑华「嗯」的瞇起眼睛,摇着屁股迎接他。
  「爱这样够不够?」肥猪问。
  「不够!不够!」淑华当然不满意。
  肥猪又多送进了一点,龟头已经隐没在她的肉穴里,他又问:「够不够?」
  「哦……不够……再……再多一点……」
  肥猪微微退后,再向前一挺,插进了半根。
  「够了吧?」他说。
  「啊……还要……还要……哦……」淑华呻吟着。
  肥猪用力一,总算全军覆没,被淑华妥妥当当的包围着,前头抵紧了花心,淑华快乐的「噫」了一声,肥猪说:「贪心鬼,统统给你了。」
  淑华两手用劲的将肥猪锁紧一下,然后放鬆开来,说:「好哥哥……你真好……真好……」
  「唔,我记得你刚才说不要……」肥猪说。
  「要,要,」淑华怕他要拔出去:「我要……」
  可是肥猪真的在退后,淑华的双腿急忙夹上他的腰要挽留他,肥猪退到门口,回力一压,重新深送到底,淑华才知道,原来他要开始干她了,又连声叫了「哥哥」,让肥猪明白她的欢迎。
  肥猪的屁股一耸一耸地抽动鸡巴,同时和淑华嘴对嘴相互吮吻不停,这俩人浓情蜜意卿怜我爱,钰慧却愣坐在一旁当傻瓜,看他们妖精打架,虽然她只是当着电灯泡,却也身历其境,悸动不已。
  「钰慧,」肥猪转头吩咐她:「帮我把内裤脱掉好吗?」
  肥猪的内裤还卡在大腿上,钰慧坐退到靠近他的腿侧,替肥猪提拉着裤头,肥猪併拢膝盖,钰慧很容易就将他的裤子脱去,肥猪于是张大双腿,推压架挤,将淑华的两脚举起在半空中,随着他的抽送不停地摇晃。
  钰慧坐在他们后面,第一次活生生看见男女生殖器官在进行交合的特写画面,既好奇又惊讶,淑华红鲜鲜的可爱穴儿,原本是那么狭小幼嫩,现在正满塞着肥猪那粗大的阳根,穴眼四周湿淋淋的,还陆续有更多的汁液被肉柱子压搾出来。肥猪的本钱雄厚,可惜大肚皮从中作梗,不免在功能上多打了几分折扣,他回头发现钰慧正看得眼红,就说:「钰慧,请你再多帮我一件事,替我用力推屁股好吗?」
  钰慧不晓得推屁股要干什么,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跪到床上,依言替肥猪推起屁股。
  肥猪藉着她的助力,使劲的上下动。他在前头时还招招分明,这当儿被钰慧层层推来,立刻又快又有力,又深又重实,疾风暴雨,哪里还有间隙?钰慧推得有趣,一下接一下的十分高兴地按着,这倒是爽死了淑华,平时男人再多么强悍也弄不出这样的激烈节奏,她只觉得小穴儿完全被霸佔征服,快感急急窜升,像烟火般连连叠叠向上爆发,情慾溃决,已经无法收拾。
  「啊……啊……」淑华亢声大叫:「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哦……哦……死钰慧……你帮他欺负我……啊……啊……天哪……啊……」
  「那我不推了。」钰慧说。
  「不……不行不推……这时候不能不推……啊……啊……好妹妹……乖钰慧……推快一些……千万……啊……啊……千万别停了……哦……哦……别……别要了我的命儿……啊……啊……对……好舒服……啊……好哥哥……好妹妹……啊……你们要干死我了……啊……啊……哎呀……哎呀……」
  「钰慧别停……」肥猪也说,他也从没能把女人干得这样彻底的,鸡巴硬的像铁棍子一般,痛快极了。
  钰慧便继续推,淑华的骚水简直是喷射着飞洒出来,床单一片水渍。
  「啊……啊……亲哥哥……我要完蛋了……」淑华嚷着:「要死掉了……啊……啊……我……从来没这么美过……哦……好哥哥……好钰慧……我要来了……」
  说着果然就有一大股浪水,「咕济」的半撒半流,涌泌出穴口。
  「哦……好舒服啊……啊……这一阵……这一阵……啊……来了……来了……啊……啊……啊……天……天哪……不……不会停……哦……怎么这样……没有停……啊……还在高潮……啊……啊……哥哥干死妹妹了……啊……啊……又一阵……啊……唉……唉……我……我……唉……死了算了……哦……哦……嗯……嗯……」
  她一连串高潮了数次,四肢将肥猪的身体牢牢扣紧,怕他飞了似的,肥猪被她的美穴包裹得差点就要交差,幸好这时钰慧停下手来,她扶着肥猪的屁股不再推送,跪坐着夹紧双腿,她也觉得,浪水已经流满了一裤子。
  「哥……」淑华不再嫌肥猪重,抱着他撒娇。
  「小骚丫头,你真美。」肥猪抚着她的颊,疼爱的说。
  「你好坏,」淑华幽幽的抱怨:「人家第一回和你要好,你就这样凶狠。」
  他们窃窃地谈起情话,钰慧的脸上好像又重新被标上100烛光,她这次不甘寂寞,半玩笑半故意的将手从肥猪的屁股向下滑,慢慢的摸到肥猪的阴囊。
  肥猪对钰慧有着不同的情愫,自然不怕钰慧是否会弄痛他,钰慧逐渐将他整袋的肉荷包捧在掌心,并且轻轻摸揉着,肥猪真的打从心里快乐出来,硬鸡巴还插在淑华的身体里面,后头再有钰慧在帮他把玩阴囊,天底下哪能有更美好的享受?肉桿子忍不住涨得更大更硬,还一跳一跳的兴奋难平。
  淑华心细,感觉到他的变化,就问说:「钰慧,你在做什么?」
  钰慧不理会她,肥猪怕淑华再问,运转着粗腰,缓慢温和的又抽送起来。
  「好哥,这次可疼疼我……」淑华怕他又狂一顿。
  没了钰慧的帮忙,肥猪要狂也狂不上来,钰慧仍旧摸着肥猪,但是以逸代劳,摊开的手掌并不移动,就摆在他的腿间,当肥猪往外抽出时,钰慧的手指便会撩刮过他的鸡巴桿子,当肥猪再向内送进时,他那阴囊自动又放回钰慧掌中,肥猪越干越舒服,本来就要破关而出的阳精已经封锁不住,肥猪腰眼酸麻,动作不免开始僵硬。
  淑华知道他马上要射精,连说:「哥……别在里面,我今天不安全……」
  肥猪一听,赶忙顶膝高跪,并且挺起身体,借势将鸡巴拉出,淑华也想撑起上身,打算要用小嘴去吸他,没想到肥猪才一拔放开来,火热的一条白柱已经从马眼直直劲射,溅注到淑华胸前,等淑华坐好了俯肩到他腰下,他早就丢盔卸甲,弄得淑华一身都是白浊的黏液,但是肥猪仍然不失雄伟的气象,残喘的在颤抖中。
  淑华将他的半软肉条含进嘴里,温柔的舔吮着。肥猪年轻气盛,不一会儿就又精神抖擞,雄壮威武严肃刚直,随时可以报效沙场了。
  钰慧在肥猪挺直身体时,已经摸不到他,当淑华舔起他的鸡巴,她就坐过来淑华这边,看着淑华忙碌地狼吞虎嚥。淑华知道钰慧在后头看,举臂护着肥猪,钰慧打了她的屁股一下,说:「慢慢吃,又没人会跟你抢。」
  淑华将肥猪服伺得舒舒服服,她沿着肉棍儿前后套吸,肥猪扶着她的头,忍不住挺动起来,淑华就有些难过,侧脸躲开在一旁轻咳着,娇嗔着说:「轻点儿嘛……」
  肥猪被那那骚浪模样搞得再度热血澎湃,淑华抬高肩膀,将那绉乱的家居服脱去,变成赤条条一丝不挂,她跪转过身来,背脊贴紧肥猪的胸腹,肥猪揉捂起她的双峰,将她的乳尖颔在指缝中玩耍,淑华举臂向后吊搂着他的颈子,稍微踮高双腿,让肥猪的硬鸡巴晃弹进她的腿间骑夹住,她仰回小脸,一瀑秀髮半掩着姣好的面容,肥猪不禁看癡了。
  「哥哥,从这里。」淑华轻摇屁股,连带将鸡巴前后磨擦。
  肥猪捧举着她的纤腰,让淑华稳稳地弯下身体撑在床上,淑华见钰慧就坐在一旁,顺便将她撂倒,钰慧惊呼一声,淑华又把她吻上了。
  钰慧两手无助的挥舞着,淑华满嘴都是男人浓郁的味道,钰慧很快地就被逼昏了头,手掌垂落到淑华背上,樱唇乍启,主动的和淑华相互吮吻,啧啧有声。
  这是俩个女孩子第二次唇舌相缠,刚才淑华处于紧张的局面,藉着和钰慧亲嘴来压抑惊慌和情慾;现在她和肥猪都已是轻车熟路,便专心的戏玩起钰慧来了。她的十指在钰慧胸前,隔着厚厚的衣服握取钰慧的乳房,并且忽快忽慢的轻轻揉动,钰慧挺着腰枝享受着,淑华分出一手向下滑,探进钰慧的裙底,钰慧根本懒的抵抗,任凭她摸到那湿黏黏的大腿深处。
  淑华的指尖压着她多汁的肥沃田地上,在钰慧耳边小声的说:「好湿好滑好浪啊,小钰慧。」
  「嗯……嗯……」钰慧哼着。
  「不过,肥猪现在是我的,」淑华继续抠动钰慧:「你想要他上你吗?」
  「不……不要……不要……」钰慧摇摇头:「好淑华,你摸我……」
  「我有在摸啊。」
  「噢……再多一点……用力一点……」钰慧说。
  淑华就将手指穿进钰慧的内裤里,朝着她的两片嫩肉刮上刮下,钰慧舒服极了,赶快找到淑华的小嘴又亲在一起。
  肥猪只知道她们在喃喃细语,听不到她们说什么,他低头看见淑华高翘的美臀,便先退后让鸡巴挺直抵到淑华的阴唇上,他轻快的点动着,淑华正和钰慧吻得香,穴儿口传来美妙的感觉,便将腰儿压得更低,让屁股翘得更好一些,并且向后迎凑,果然几下就将肥猪的龟头吃进穴儿中了。
  肥猪轻巧的往前一挤,很顺利的就插进了大半条,淑华愉快的哼着,肥猪再推推她的两团屁股肉,让鸡巴缓缓地抽出,淑华里面的薄肉围黏着鸡巴桿子,被肥猪的粗家伙拖出小小一段来,粉红细嫩娇柔可爱,看得肥猪更加兴奋,马上又用力一刺,淑华的大阴唇上有稀疏的几根阴毛,都被扯带进去了。
  淑华嘤嘤沉吟,满足的翻起白眼,肥猪受到鼓励,多几次进出,越插越深,就撞到淑华的花心,大鸡巴将内里挤得充实无比,淑华被他弄到浪水直流,纷纷被龟头菱子刮退涌出穴儿外。
  淑华自己让男人干得过瘾,手上对钰慧却毫不轻饶,她将食指中指都挖进钰慧的阴户中,在膣壁上快速的擦动,钰慧开始浪劲大发,别过脸去,唉叫起来。淑华将她的裙子撩高一些,露出她的白丝细边带三角裤,钰慧已经顾不得身体是不是会被肥猪看见,紧紧抱着淑华,一脸都是渴望,淑华自己也让肥猪得花枝乱颤,两个美人儿要有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钰慧最没用,淑华一边啃着她的耳朵,一边深深的扣弄她的穴儿,她激动的挺摆屁股承担,肥猪在淑华屁股后面干得凶狠,更看得急火攻心。他弄淑华,淑华弄钰慧,等于他间接上了钰慧一样,虽然钰慧还穿着内裤,可是在淑华的扯弄下,私处若隐若现,美妙的景象把他惹得忘情起来,鸡巴大涨特涨,只好按着淑华的屁股,更加疾风烈火的抽送着。
  淑华真的要快乐死了,她没想到和肥猪作爱会是这么畅美的经验,她完全失去抵御的余力,只能努力抬高屁股,去接受他所带来潮涌般的欢愉,然后转嫁到钰慧身上,尽量的针对她的性感点进行攻击,让她也陪自己放声浪叫,满室生春。当循环效果轮迴回到肥猪的感官上时,便又再一度爆散出去,三人相互取悦,生生不息。
  结果还是钰慧最早完蛋,她不停地抛高圆臀,和淑华的手指紧密碰撞,然后长长的一声歎息,骚水冒得将三角裤浸成透明,还沿着大腿流下来,穴儿肉紧缩猛抖,香唇颤动,被淑华玩到高潮了。
  而淑华也好不到哪里去,肥猪强悍的攻击一直把她往高潮上推,她的穴儿口像喷泉般津津的飞溅着爱汁,她叫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该死的钰慧现在还故意来捏着她的两只乳头,教她如何能再多撑片刻,当场花心乱缩,将肥猪的鸡巴吸得差点拔不出来,腰枝僵直酸麻,肌肤泛华,小脸儿垂在钰慧肩上,也跟着高潮了。
  最后轮到肥猪。淑华刚刚美完,肥猪只觉得龟头被她的穴心吸纳得无力把持,再多抽动了几下之后,实在挺不下去了,鸡巴前端膨胀得异常粗肥,只好赶快退出,跳起来蹲骑到淑华腰间,手掌握着鸡巴套了两套,阳精「卜」地向前飞得高又远,在淑华背上画成一条白痕,有几滴还溅过淑华的肩头,落到钰慧的脸上唇上,钰慧也不介意,伸出舌头咬着嘴唇,将那些东西逐一舐进嘴里。
  肥猪扶着淑华倒下来,淑华又抱着钰慧,三人并头躺着,肥猪的手在淑华身上游走,给她温柔的抚慰,淑华回头和他吻了好一阵,牵起他的手,再向前放到钰慧胸上,钰慧假意不知,肥猪忍不住还是揉了几下,才坐起身来,找回自己的内裤。
  「你要走了吗?」淑华捨不得他。
  「嗯,」肥猪说:「我还是回房去,你们这里说不定等一下他们还会再来,别让你们为难。」
  淑华坐起来,拉着他的手:「哥哥,你以后还会来疼我?」
  肥猪在他脸上摸了摸,笑说:「你这么乖,当然疼你。」
  肥猪穿好衣服,香了香淑华的小嘴,钰慧也爬起来,肥猪在钰慧的脸颊上轻啜一下,钰慧举手弯掌对他做了一个ByeBye的手势,淑华跳下床,搂着他再多吻一次,才让肥猪开门离去。
  淑华回来和钰慧坐在一起,将头枕在钰慧肩上。
  「干嘛?」钰慧说。
  「啊,我好像又恋爱了。」淑华说。
  「你一直都在恋爱,不是吗?」
  「喂,」淑华说:「你千万别跟明健说哦……」
  「我又不是大嘴婆。」钰慧说:「好热啊,我想再去洗澡。」
  「好啊,我们一起洗。」淑华说。
  于是俩人手携着手,一起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