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四十一章

时间:2018-06-12
蓝灵玉肩头一阵剧痛,已被睚眦太子一剑削中,立时血染衣衫。随行的龙宫弟子齐声欢呼,螭吻太子飞身上前,叫道:「七弟,别下杀手 ,该把她交给师父。」
  睚眦太子杀得兴起,哪肯罢手,剑招飞舞,毫不放鬆。
  蓝灵玉强忍左肩剧痛,右手短戟勉力招架,心中暗恨:「若非那恶贼这般作弄我,岂会伤在这睚眦手上?」
  正恼怒间,螭吻太子已然扑至,双手倏出,和睚眦成前后夹击之势。睚眦叫道:「二哥,你走开,我一人就行了!」螭吻太子笑道:「我 可不是要帮你,只是这么一个美人儿被你乱剑杀了,未免可惜。」说话之间,掌走浪式,一招「鸥鹭掠波」,掌法使得轻灵玄妙,跟一眛猛攻 的龙翻剑法大有不同。
  蓝灵玉顾前难顾后,加之负伤,更难抵挡,冷不防螭吻太子手掌自她背后穿出,右掌横架颈间,左掌按上她背心「灵台穴」。蓝灵玉歎息 一声,右戟又已被睚眦太子震落。
  螭吻太子制住蓝灵玉,得意之极,笑道:「蓝三庄主功夫了得,真不愧是巾帼庄一流高手,就姑娘家来说,很不简单啊……」说着说着, 右掌轻慢地抚摸她的粉颈。蓝灵玉怒道:「不要碰我!」螭吻太子语带暧昧地道:「气什么呢?等一下要碰你的人可还多着……」右手慢慢往 她胸口游去。
  蓦地剑光飞闪,螭吻太子眼角映入一个身影疾纵而至,身法灵巧,奇袭招数却极之厉害,三点剑光先后星闪入目。螭吻太子陡然一惊,抽 身一避,见来人是个体态盈盈的小姑娘,短剑在手,乃是小慕容。
  睚眦太子挺剑喝道:「好剑法,你也是巾帼庄的?」小慕容俏眉一扬,道:「不是!」
  阿缨、阿穗、阿环连忙护在蓝灵玉身边,阿穗拾回双戟,道:「三庄主,敌众我寡,我们要尽快杀出去才行。」蓝灵玉接回兵刃,眼见华 瑄、小慕容和龙宫两太子斗得紧凑,暗自寻思:「该当如何脱身?」
  忽听「匡啦」一声,又闻康楚风大叫,原来他的铁笛已被文渊一剑截成两段。
  康绮月手挥琵琶,四枚钢针连环飞射,文渊左袖连圈,一一接过,笑道:「既然瞧过一次,这手法就不管用了。」心道:「这女子好生可 恶,又做了这害人机关。」
  康楚风被文渊剑势逼得窘迫已极,脸色苍白,叫道:「妹妹,快奏狂梦鸣!」
  忽听四声啪啦响过,文渊一剑刺出,正在康绮月琵琶侧边削过,四弦一齐削断。
  康绮月惊呼一声,慌忙闪避。
  康氏兄妹正自狼狈不堪,忽闻一个冷峻异常的声调响起:「你们退下。」文渊心下一紧,暗道:「是黄仲鬼,要出手了么?」
  黄仲鬼缓步上前,康楚风、康绮月如释重负,连忙飞退至其身前,跪地垂首。
  黄仲鬼道:「去制住巾帼庄的人,别再失手。」他语调冰冷,听不出喜怒哀乐,却是令人心底发寒。文渊忽觉一阵不舒服,暗道:「这人诡异之极,动作语气都显得了无生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康氏兄妹得令,疾往蓝灵玉攻去。缨穗环三婢护主心切,各持兵刃,挡在前头。阿缨手中是一柄红缨短枪,阿穗持剑而立,阿环拿着一把 大环刀,主僕四人各持刀枪剑戟,似阵非阵,和康氏兄妹游斗起来。三婢武功不高,但交相联手,攻守有致,伤敌不易,却足自保,战况一时 胶着不进。
  那边小慕容瞥见黄仲鬼出阵,心头震惊,叫道:「妹子,快把这两个家伙收拾掉,黄仲鬼要动手了!」华瑄跟睚眦太子战得正紧,听小慕 容语带惶急,也担心文渊有失,当下叫道:「好!」手中银鞭变幻,使动八方风索「融风式」,去势柔转,跟睚眦太子勇猛奋进的剑法截然不 同,柔力激发,一分一分消缓龙翻剑的威力。
  文渊见华瑄、小慕容不落下风,当下凝神应对,长剑直指黄仲鬼,摆好指南剑本势。黄仲鬼一步步走来,週身竟似泛起阵阵烟尘。
  才一霎眼之间,黄仲鬼飞身纵前,已至文渊面前,左手五指弯曲成爪,向文渊头顶插落,一道寒气先直冲
  下来。文渊心中暗惊:「这人身手好快!」向后一让,剑锋吐出,黄仲鬼身子一转避开,顺势再出一爪,前爪未至,次爪又生,一爪快过一爪,招数狠辣,这一路「支离爪」招招可碎人骨骼,中者死状惨酷无比,文渊自然还没中招,但见他爪路分袭自己週身关节,的是凌厉无匹 ,劲逼得风声尖锐如嚎,更是震人心魄。
  文渊心中大骇,剑法开合,严守法度,心道:「抢攻不易,先採守势。」黄鬼目中陡然寒意大盛,右掌五指併拢成手刀,疾往文渊剑刃劈 来。
  这一瞬间,一幕文渊万难相信的景象出现了。黄仲鬼以掌迎锋,那剑竟然一声轻响,「铮」地被肉掌削去了半截,切口平滑,如被宝剑所 斩,黄仲鬼手掌却丝毫不损。皇陵派弟子欢声雷动,叫道:「黄尊使神功无敌!」
  小慕容跟螭吻太子交手之余,也瞧见了这一招,大为震骇,叫道:「别被他的手掌碰到,这是」太阴刀「!」文渊长剑被手刀所劈,心中 骇异实是难以形容,暗道:「这黄仲鬼莫非当真刀枪不入?」太阴刀「,像是纯阴功夫,竟这般厉害!」
  黄仲鬼面上殊不见丝毫欢意,仍是面无表情,太阴刀、支离爪交错攻上。文渊心如电闪,暗道:「他招式厉害,要守也难守得住,跟他拼 一拼罢!」断剑飞射而出,双掌翻飞,随即抢上。黄仲鬼挥掌震开断剑,左手一爪抓向文渊胸口,暗藏阴力,一旦中招,胸前肋骨立时一一断裂。文渊兵行险着,略一侧身,爪招自他胸前以毫釐之差掠过,拼着这一下凶险,窜至黄仲鬼左胁一瞬间的空门,一掌反拍黄仲鬼胸膛,「砰 」地一声,一掌正中。
  这一掌运上了九转玄功的上乘内力,不料黄仲鬼眼珠一扫,右掌太阴刀猛然回劈而下,势道锋锐阴寒。文渊心下吃惊,着地一滚,堪堪闪 过,看那黄仲鬼时,见他若无其事,这一掌竟似没能伤他分毫。文渊猛然想到任剑清所言:「……
  黄仲鬼这家伙,你说他是地狱来的鬼神也不为过,我踢中了他三脚,打中一掌,他硬是挨了下来,我被他劈了一掌,便禁受不住,险些没 命。「
  思及此处,忍不住心中一寒:「他真的如此可怕?」陡然间寒风袭体,黄仲鬼悄无声息地抢上前来,太阴刀劈出,却是又一阵尖刺的破风 声,惨厉骇人。文渊竭力避开,太阴刀落了空,旋即转拦过来,黄仲鬼变招胜似行云流水,刀势奇诡连绵,阴风飕飕。文渊已完全无法拆解, 只能尽全力伏纵闪避,忽觉心里一阵恐惧:「他真的是人吗?这到底是什么武功?」
  小慕容和华瑄看得心急如焚,双双摆脱螭吻、睚眦的缠斗,一齐来救。
  黄仲鬼随意一瞥,双手皆运太阴刀劲,说道:「你是小慕容,大慕容到哪里去了?」小慕容强定心神,叫道:「不知道!」短剑一扬,身法飘忽,「霓裳羽衣剑」使将出来,剑光缤纷,一力抢攻。华瑄银鞭捲动风雷,将「凯风式」的迅捷快猛之意使得淋漓尽致,向黄仲鬼连连抢 招。
  文渊三人联手合攻,黄仲鬼神色镇定,双手遍运太阴刀功力,脸上如覆阴霾,眼瞳却大显杀气,左腕一翻,抓住华瑄鞭梢,一道阴力直震 过去。华瑄陡觉一阵冰寒,身子颤抖,不禁惊叫:「啊呀!」内力一鬆,银鞭剧烈圈转摆荡,「铿啷铿啷」连声清响,鞭上银色圆粒大片大片 弹飞开来,鞭身也被黄仲鬼阴劲震断,一条银鞭在他一抓之下,立时毁去。
  文渊见华瑄颤抖不休,惊道:「师妹,怎么了?」华瑄颤道:「好……好冷……不能动……」忽觉双腿一软,跌在地上。文渊大惊,连忙 去扶,冷不防太阴刀自后劈来,正劈在背心。文渊背上一阵剧痛,霎时间只觉天昏地暗,万载玄冰般的冷气钻入五脏六腑,身子如欲撕裂,缓 缓地卧倒地上,背上衣服裂开一条大缝,鲜血泉涌不止。
  螭吻、睚眦两太子见了黄仲鬼功力高深如斯,也不禁骇然,睚眦太子摇头道:「了不起!我要练到这等武功,不知何年何月?」
  蓝灵玉等和康氏兄妹交手,始终僵持不下,眼见华瑄、文渊先后倒地,又惊又急,不知小慕容又会如何。
  小慕容跟慕容修曾多次对上黄仲鬼,早知黄仲鬼武功骇人,且其人更有极其可怕之处,文渊决计应付不来,她自也抵挡不住,不由得心里 害怕,低声道:「你要找我大哥,我……我是可以找他过来。」黄仲鬼冷冷地道:「很好,你有信号,这就放罢。」
  小慕容拿出一个金属小管,暗自盘算,说道:「你们要分胜负,可不能有这些人插手。」黄仲鬼面无表情,道:「你不要多说,把大慕容 找来,否则我先杀了你。」
  小慕容一咬牙,道:「好,我放信号啦!」一按那管某处,却不上抛,猛地往地上一掷,「砰砰砰」连声爆破,碧芒飞散,烟雾迷漫,众 人都惊叫起来。小慕容不敢稍加犹豫,四下连掷信号管,爆炸声不绝于耳,整个后院一片碧绿烟火,视野不清。